蔡李佛的八套主要拳术


Challenge in a Hong Kong Park
在香港公園的挑戰


By
Sifu Alan Hubbard
阿倫哈勃記錄


德輝老師和他的太太在1991年12月前往中國大陸去旅遊。途經香港,他們住的酒店是在九龍油麻地的彌敦道,是在廟街的對面。第二天上午,黃德輝老師和他的朋友也是他的同門師兄弟陳家文。陳是黃老師的師叔王應深的徒弟。他約了黃老師在酒店對面街神廟旁的小公園裡去練功夫。他們是在上午九時聚合的,是一起去操練王應深教過的拳術。王應深乃是胡雲綽師公的師弟。

而在公園的另一邊,有幾個人在練其他門派的功夫和太極拳等。過了一會兒,黃德輝老師和陳家文正在操練着蔡李佛的虎豹拳對拆。吸引了一群人聚集在小公園內觀看並為他們的表演做喝彩和鼓掌。當他們正在休息的時候,有一個傢伙過來與黃德輝老師交談。自我介紹說他是一個教南拳的師傅(不宜在此宣布他的門派)。他教的拳是短手的南少林拳。他向黃德輝老師和陳家文表示,說他們練的拳式姿勢非常之好,美麗好看。但是手法太長了,太多搖擺的手法動作。他說要是到了真正打鬥的時候就不實用了。黃德輝老師的朋友陳家文生氣地向他說,"你說什麼不實用?我們的拳派是目前最流行的,在香港最多人學的" 。這名男子回答說:"是的,在香港蔡李佛是非常之流行,只因很多師傅都教授這一門功夫。以前我們的拳是不許公開傳授的,但現在香港幾乎是第二個最流行的門派了"。 他想證明他的技術是很有效的。他要陳家文與他過招。陳家文沒有選擇,所以他答應了接受這個挑戰。因為他不想在黃德輝老師和其他在公園裡觀眾們的面前示弱。

這個南拳師傅站立的馬步是高樁馬,兩手在中線護著胸部。陳家文用搶眼捶直打他的臉部。該名男子往旁邊踏進一步,用手控制了陳的手,還他一個衝拳。陳家文馬上退後一步,並用掛捶打對方衝來的拳。經過兩分鐘的交手,黃德輝老師看到這場比賽對他的朋友不利,因為陳家文只不過學了本門的功夫僅是兩年多。他還沒有足夠的戰鬥經驗。黃德輝老師把他們分開了,並叫他們休息一下。剛才這個南拳師傅在比賽當中較為優先,因為他的攻勢較強烈。他回過頭來向黃德輝老師說與他交手。黃德輝老師不能在他的朋友面前失威,所以他也接受了他的挑戰。黃德輝老師的右手在前方做防守,他的左手在他的右肩上用來保護他的臉。那個南拳師傅像剛才一樣的以使用中線護胸防守的姿勢為主。黃德輝老師利用逼近的策劃走近到這個傢伙的旁邊,再用右手來觸摸對方的勁。該南拳師傅利用他的左手掌拍開黃德輝老師的右手再用他的右拳對着鼻子打過來。黃德輝老師用一個納手鉤住對方的來拳往下一按,對方再一個左衝拳朝着面部打過來。黃德輝老師用自己的左手做了一個短手蟠橋把對方的左拳往下壓著,同時他用一個掃捶反擊的打過去。黃德輝老師並沒有用拳頭打往他的頭部,他改了用他的手腕部位再使勁像閃電的速度來壓著對方的左頸部,把南拳師傅往地面上倒下數米以外。黃德輝老師還在保持著掃捶的姿勢,他的另一隻手還是在護著他的頭頂上。所有的觀眾們即時都為他歡呼和鼓掌。南拳師傅站起來,很感謝黃德輝老師能手下留情的運用他打過來的掃捶,所以並沒有把他嚴重的打傷。

後來這個南拳師傅與黃德輝老師交成為朋友,因為他在香港是教拳的,所以不便把他的名字公報。每一次當黃德輝老師到港時,他都很熱情的接待。這個新朋友大多數是請黃德輝老師去飲茶或喝咖啡等。陳家文回到他的武館,他把有關挑戰的事情告訴了他的師父王應深。現在陳家文定居於美國的加利福尼亞州,他的工作是在矽谷的一個高科技公司里當工程師。


下一个故事
下一个故事